我從小就很怕……那些東西。

 

但當一個人小時候看完《侏儸紀公園》後在夢裡被恐龍追,看完木偶妖怪教育錄影帶(?)後在夢裡被妖怪木偶追,時不時還會夢到世界末日淹大水、巨蛇、暗夜森林,不用看恐怖片都能自我產生心理陰影,這個人就該自覺長大後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恐怖小說家(當然不是)。

 

於是我成為了孔子他老人家的信徒。子不語:怪、力、亂、神。說得實在很有道理。我非常自覺地拒絕了所有靈異恐怖電影,任憑貞子再紅,不管在螢幕上、現實中還是在夢裡,我都不想看到她爬出來。可以說,我看過最恐怖的電影,大概就是《侏儸紀公園》(無誤)。

 

via GIPHY

 

 

可人體206塊骨頭,就是有一塊特別賤,對於這些怪力亂神的東西,又愛看又怕看。影像太容易產生心理陰影了,文字好歹有些隔閡,但我還是因為看了柳暗花溟的經典靈異小說《驅魔人》,半夜不敢關燈睡覺,好幾個月不敢晚上照鏡子,後來更是直接抱著枕頭問我弟說可以跟你睡嗎?而那晚被睡姿不良的弟弟踹醒之後,我人也清醒地發現老弟比惡夢更影響睡眠。

 

雖然不想要有什麼特別的經驗,小時候也偷偷摸摸翻農民曆算過八字,不重也不特別輕,而且近視很深拿下眼鏡就變成瞎子,應該不會也不想看到不該看的東西。

 

我確實是沒有看到過。

 

但我聽到了。

 

第一次是在國中的時候,我在高三之前,都是個十點前就入睡的乖寶寶,那晚也是如此。

 

當時我家老爸還沒睡,門縫中隱隱透進來客廳的燈光,也聽得見人活動的聲音。我正迷迷糊糊要進入夢鄉,突然聽見我書桌方向「碰」地很大一聲,像是用力搥打的聲音。我頓時驚醒。可門外毫無動靜,彷彿那聲巨響只是我的幻覺。

 

我想不到家裡有什麼東西可以發出這樣的聲音,又想著老爸都沒出聲了,應該是他不小心敲到什麼吧。就這樣睡著了。隔天醒來不免跟老爸抱怨一下,老爸卻說他也聽到了,但他以為是我在變啥魍(搞什麼鬼)。

 

後來再沒有聽過同樣的聲響了。那晚的聲音是怎麼回事,至今仍搞不清楚。

 

第二次是去年員工旅遊,到香港旅行。因為找不到旅伴,我一個人去,也一個人入住某香港飯店雙人房。

 

12033179_10153587062097910_3109454579974605572_n.jpg

 

雙人套房很是寬敞舒適,不但有大大的對外窗,窗邊還有約一人寬的窗台,窩在上面看景色舒服又自在。我在FB PO出照片後好多人問。這間雙人房也真的不錯,就是可惜有點冷,九月仍炎熱的天氣,我一進入房間就打了個冷顫,連忙調高空調溫度。

 

然後就聽見電鈴響了。

 

打開門,房務阿姨進來收拾冰箱裡的付費飲料。送阿姨離開時,我發現門外有個小燈,若房客插入房卡,小燈就會亮,房務人員就會知道客人在房裡,而不會進來打擾。但我也發現,我從進房後,就沒有插入房卡,然而房間裡的空調溫度不但非常低,房務阿姨也知道這間房裡有人,所以她按了門鈴……

 

可能是櫃檯人員告知的吧。我想。仍然開心地享受星級飯店。晚上洗澡時,還發現衛浴間外有兩個開關,一個是燈,另一個是什麼呢?我好奇地打開,淋浴同時斗室內也飄揚著歌聲,原來是音樂的開關啊!

 

洗完澡就隨手關掉了。

 

那天其實頗為疲倦,為了參加員工旅遊,前天晚上熬夜工作到凌晨兩點,隔天四點半前往機場,僅在飛機上小小補了個眠,緊接著又走了一整天的行程,照理說應該很累很好睡,可我睡睡醒醒,一直聽到有人在唱歌,歌聲還愈來愈大聲、愈來愈大聲,直到把我吵醒。

 

一睜開眼睛,仔細一聽,真的有人在唱歌。循聲一探,衛浴間的音樂開關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打開了,燈光的開關仍是關著的,但我發誓,我真的把開關都關了,而且一直到我入睡,都不曾聽見歌聲……

 

我非常淡定地起身,走到衛浴間,把開關關掉後,再回到床上,繼、續、睡。就像十年前在北京的青年旅館,半夜睜開眼睛發現床角有個黑人在瞪我,還是可以閉上眼睛和周公重溫舊夢。

 

我的朋友V說得好,在某方面我神經大條到非常適合旅行啊。

 

雖然事後想起來,總是覺得毛毛的。

 

關於北京青年旅館經驗以及V的苦難故事,請看延伸閱讀:

我們就這樣開啟了自助旅行的人生──北京之旅十周年紀念()

我們就這樣開啟了自助旅行的人生──北京之旅十周年紀念()

 

 

5.png #矮編溫牙

本意想做個有氣質的文青,卻不慎長成內心OS常以「靠」當發語詞的正港台灣青年。擅長於無形之中推人入坑。曾經拉了一個從不考慮去中國的朋友到北京自助旅行,她因此譙了我十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咬一口,矮人蘋果攤

little7dwar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