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在上海趴趴走了四天,第五天終於和從台灣啟程我的好友。長腿正妹。雷神王會合,將從上海南站搭客運前往水鄉烏鎮。

 

烏鎮.jpg

夜宿江南水鄉烏鎮

 

我的好友。長腿正妹。雷神王一言以蔽之,就是白富美。

 

她不是普通的白富美,而是很親民的白富美,親民到選了一個不算太肥的肥宅未婚夫,兩人即將在今年端午節結婚。屈原想哭。

 

肥宅娶到白富美,故事非常勵志。使得全天下的單身男性也就是我弟,人生彷彿又燃燒起熊熊火光,不斷追問雷神王可有姊妹。肥宅娶到白富美這種電影情節哪有天天上演的,但我沒潑我弟冷水。畢竟人因夢想而偉大,就像我買樂透一樣。

 

 

 

P1040565.JPG

看到這麼腿長膚白的超殺背影,想不到這個人的口味可以這麼雷──我說的是飲料,不是男人XD

 

人無完人。雷神王對各種取名詩意、看似浪漫的飲品充滿熱愛。但不幸這些詩意的、浪漫的飲料口味往往也和名字一樣,擁有詩意、浪漫得令人無法形容的奇妙口感。說好聽就是跟詩一樣普通人看不懂,說實話呢就是特別容易踩雷,而且不是普通雷,是超雷,她根本是雷界之王,king of 雷,中文翻譯雷神王。

 

這就是雷神王名字的由來。

 

一開始並不知道踩雷是她的真愛,每每看她嘗試飲料新品踩到雷,我們一票朋友都很有愛心,用一種「妳這個小妖精怎麼這麼淘氣」的態度給予拍拍。時日久了,負心漢都能看穿了,何況是這種口嫌體正直的踩雷體質,拍都懶得拍了,直接將人當作避雷神針看待,就像是古代皇帝后妃進御膳時,總會有個小李子拿根銀針幫忙試毒,「娘娘~這個有雷不能喝。」

 

因此和雷神王出遊,做好功課是必然的。

 

試毒.jpg

 

 

這是下一篇的故事我們容後再敘。先說到我們在上海南站的會面並不如想像中順利,如果一座台北火車站迷宮地下城就能為難住眾多台灣人不知怎麼轉乘,那麼我倆在比台北大18倍的上海找不到對方也是理所當然的。這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是我在上海客運南站,雷神王卻在上海火車南站。明明都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在哪裡。

 

總算趕在發車最後一分鐘,雷神王抓著行李通過了門口的安檢,我們狂奔上車,還來不及互訴衷腸──

 

我:「我想尿尿。」

雷神王:「……」

 

別懷疑,這就是朋友。會在最後一刻互找麻煩的那種。

 

江南水鄉有六大知名古鎮,分別是周庄、同里、甪直、西塘、烏鎮和南潯,雖是古鎮,烏鎮近年重新修整過,經營管理頗為商業化,更像是一個古典的遊樂園區而非歷史古鎮,卻仍保留了自己的味道,屏除了破舊和髒亂,這樣規模的商業化管理反倒很適合我們,適合只是單單純純來度假的城市OL。如果想在烏鎮尋找歷史的餘味和痕跡,那我想你會失望的。

 

下午兩點多從上海出發,到烏鎮客運站還須轉乘公車進景區,待我們進入景區check-in時,都近傍晚了。烏鎮景區又分東西柵,旅人可選擇在西柵住宿過夜,兩個當年還在青春期的中文系少女自然早早地訂了房,還指定要是臨水房並且附小陽台,自以為可以憑欄遠眺──但最遠只能看到對面的陽台──吟詩作對(?)享受一個詩情畫意的夜晚。

 

先快進說實話,烏鎮民宿還是挺不錯的,沿著河岸打造成客棧的形式,外觀古典,裝潢溫馨,現代設備一應俱全,憑良心講還算對得起一晚640RMB的價格。只是就如一般人訂海景房到底有多少人會浪費玩樂時間一直在飯店看海景的道理,訂了臨水房的我們為了體現小陽台的價值,硬是在洗完澡後穿著睡衣點著燈在小陽台喝客棧附的菊花茶,眼前一片黑茫茫只有我們頭上有光,簡直就是世界的中心we are the world。

 

P1040635.JPG P1040637.JPG

熄燈的烏鎮和我們詩情畫意的臨水陽台

 

代價就是被蚊子叮得滿身包,以及喝了菊花茶心悸的雷神王。

 

住在景區的價格自然是貴了一些,但我覺得非常值得。可能是當時並非旅遊旺季,也可能是我們到的時候晚了些,傍晚後的西柵遊客並不多,走在其中十分閒適、舒服。河兩岸的客棧兼賣吃食,眾聲喧嘩稍顯熱鬧,但外圍的景點就很清幽。

 

晚上的西柵也不無聊,某個院落播放著露天電影,老街上民俗藝品、小吃店都還開著,各具特色,打更人穿梭而過,「天乾物燥,小心火燭」一時還追不上他的腳步。

 

P1040615.JPG

追不到的打更人,走路一陣風

 

西柵是一個豐富美麗的度假村。另一端的東柵景區又是一番風貌。隔天我們前往東柵一遊,逼仄的巷弄,喧嘩的人聲,偶有住宅裡的人們出來倒水,觀光景點中摻雜現實的居民,東柵充滿了生活氣息。

 

P1040654.JPG

別是一番風味的東柵

 

烏鎮一遊看似美好,然而在此地卻發生了我旅行生涯中最大不幸!每個出來行走江湖的人不免都有防盜意識,錢要分開放啊,不要帶太多現金啊,最好是帶個隱形腰包啊──只有最後這點我萬萬做不到,每次看到人在使用隱形腰包彷彿看到我阿嬤從她的束腹內衣裡掏錢出來,那既視感實在太強烈。

 

我錢分開放了,也從來不帶太多現金在身上,錯就錯在我和雷神王在西柵民宿小憩後要出門吃晚餐,我往我那小錢包補充了500RMB,然後付完晚餐費後我就再沒看見我那可愛的小錢包。

 

天知道西柵一餐不到50RMB!!!我哪根筋不對了要帶500RMB在身上啊啊啊!

 

幸好當年出國前,為了以防萬一,我跟我爸借了500RMB當臨時預備金,回國後自然想把這筆遺失的錢賴在爸爸身上。

 

我爸叫我去吃屎。

.

..

這就是親生父親。

 

前情回顧: 為何遊記變成一種債。江南之旅──一個人的上海虛華篇

 


 

Yawen.png

#溫牙

本意想做個有氣質的文青,卻不慎長成內心OS常以「靠」當發語詞的正港台灣青年。擅長於無形之中推人入坑。曾經拉了一個從不考慮去中國的朋友到北京自助旅行,她因此譙了我十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咬一口,矮人蘋果攤

little7dwar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