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在哪看過一篇報導,女人平均一生會交七個男朋友。當時我笑言對朋友C女說:「那妳大概把我們的『扣達』都用完了。」

  此言不幸一語成讖。

  幸運的是這個女人已經結婚四年,至少十幾二十年甚至更久都不會再繼續耗用我們的額度,真是謝天謝地。雖然她宣布結婚時,我們一群無良損友開盤賭她何時會離婚、第二個老公會是哪個國籍。

  說到C女把一干朋友的額度耗光可不是玩笑,而且耗用的都是舶來品,若要比喻,她的等級比我們家的#矮編局長更加高端,局長有的是小樹林,那C女曾經擁有的就是高等松樹林,底下還會長松茸的那種。更勝一籌的是,遊戲花叢後,她成功地拐了男神進禮堂,成為婚姻市場的贏家。

  C女最終嫁給了第十六任男友──歐洲帥哥David,標準級的男神人物,有車有房,年輕會賺錢又長得帥,還有賽車和潛水的執照。當年他們相愛的故事也很傳奇,在歐洲念碩士學位的C女趁著聖誕假期,飛到波蘭去找分手還是朋友的前男友,就這麼和前男友的房東David在短短三天內墜入了愛河。

  「就這樣?」我問。

  「當然不是。我後來問他是什麼時候對我動心?他說……」C女面帶嬌羞,「他有一天早上醒來看到我在廚房剝核桃。」

  剝、核、桃?

  妳確定他更愛的不是胡桃鉗?

胡桃鉗.jpg 

圖片來源:http://www.msa.k12.ms.us/events/excerpts-of-the-nutcracker-an-informal-showcase/


  C女的情史並非總是一帆風順。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一邊熬夜打著中文系的報告,一邊透過MSN做起C女的愛情顧問。為什麼愛了?又為什麼不愛了?如此這般的問題總是困擾著為愛癡狂的少女,更困擾的是那個被報告和愛情煩惱夾殺的人,其實沒有戀愛經驗。

  於是好言勸慰到後來,我往往惱羞成怒地吼她:「別叫一個沒談過戀愛的人做妳的愛情顧問啦!」此言卻讓C女破涕為笑,彷彿她的快樂就是建立在老娘的痛苦之上,這女人!

  所以吼歸吼,她該來摧殘老娘的時候一點都沒放過,一直到有一天帶著老公回台灣跟我報告:我們明天要去登記結婚了。

  說到這個,我很不能理解為何外籍配偶在台灣登記需要取一個中文名字,還要用中文在結婚證書上簽名,萬一簽錯了怎麼辦,可以用立可白嗎?

  但我們不能挑戰法律,David先生也只好入境隨俗地取中文名,丈母娘伸臂一揮不容反抗地決定,就跟我們家姓李!(只生了兩個女兒的C女媽媽大概很想找入贅女婿吧)大名叫什麼呢?我們很不負責任地說,直接音譯,叫李大衛好啦!

  C女這女人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浪漫少女,李大衛如此俗氣的名字全然不符合她的審美。好吧好吧,我們說,要不然妳問妳老公喜歡什麼意涵,以此取名總可以吧。她翻了個白眼,千萬不能問我老公,我老公喜歡”dragon”,又喜歡”power”。”dragon”+”power”,那不就是……李龍強?!

  狂笑聲中,C女幽幽地道,其實她最近正在和老公嘔氣,看似浪漫的歪國人在婚戒上反而十分實際,愈簡單愈樸素愈好,她老公怎麼也不肯花半個月的薪水買一只鑽戒給她。「乾脆就叫李鑽戒好了!反正他也聽不懂,以後我每次叫他就會想起他不肯買鑽戒給我!」

  幸好最後沒有真取名叫做鑽戒,但我每次看到David,心裡還是會默默浮起這個名字:Hello你好,李鑽戒先生。

  所以,外籍配偶的中文名登記制,真的不是用來懲罰他們的?


  殫精竭慮地做了多年愛情顧問,終於可以卸下這個身分,回報就是我有了一個會令未來少女們的父親充滿危機感的帥氣乾兒子,而C女那女人還口口聲聲地說:「妳說我小孩是混血兒妳才要當乾媽,不是混血兒就不要,我都是為了妳才嫁給歪國人耶。」

  我回敬一雙白眼,最好是啦,個人喜好莫牽拖。

  她又接著說:「未來兒子有出息最好,可以照顧乾媽;如果不會讀書,十三歲就讓他回台灣當模特兒,賺錢養乾媽。」

  啊,真是會說甜言蜜語。

Oli.jpg 

我的乾兒子(圖片來源:C女提供)



5.png  #矮編溫牙

本意想做個有氣質的文青,卻不慎長成內心OS常以「靠」當發語詞的正港台灣青年。擅長於無形之中推人入坑。曾經拉了一個從不考慮去中國的朋友到北京自助旅行,她因此譙了我十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咬一口,矮人蘋果攤

little7dwar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