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這樣開啟了自助旅行的人生──北京之旅十周年紀念(上)回顧

 

結束長城之旅,我們風塵僕僕地回到琉璃廠的青年旅舍。問題來了,退宿一晚沒有保留房間的我們,只有兩個選擇:一間四人房中已經住了兩女一男的英國旅客,另一間四人房中住了三個男生,分別來自美、德、法。

 

我還記得V用著好複雜好複雜的眼神看著我,複雜到我記了十年。

 

她說,考量到壞學生的英文能力不好,她忍辱負重、自我犧牲去和美德法三國男生睡同一個房間。

 

我什麼話都沒說。我只是一直嘲笑V住進了聯合國後宮

 

 

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V這時候要哭倒長城還是掐死旅伴都已經太遲,但破壞個冷氣還是不在話下。現世報來得很快,我所入住的那間四人房當晚冷氣壞、掉、了。八月夜晚三十度以上的高溫,狹小的四人房裡擠得滿當當,可憐那三個出生在高緯度國家的英國室友,八成從未遇過這麼難熬的夜晚。

 

四人幾乎是一夜無眠到天亮。

 

如果上天能給我重來一次的機會,我一定會選有冷氣的房間一──萬──年──

 

01.png

圖片來源:電影《大話西遊》

 

青年旅館旅客來來去去,很快地空出了床位,我和V又同宿一房,卻同時開啟了奇怪的詛咒開關,才知道之前遇到的黑人大叔、冷氣壞掉和聯合國後宮都不算什麼。北京已經夠熱了,我們還遇到世界上最會散播熱源的生物──情侶。

 

第一對是來自德國的情侶。

 

他們是沒有做出什麼半夜搖床架的事,也不打呼、不磨牙,兩個單身狗和一對情侶相安無事到天亮──個鬼。老娘是被口水交換的聲音吵醒的。一睜眼就看到德國女生背著我脫掉了上衣,露出蜜色的裸背!

 

媽呀,就算老娘近視高達700度,只看得到模模糊糊的蜜色肌膚,也是很視覺性衝擊的啊!!!

 

正掙扎著要繼續裝睡還是悄悄戴上眼鏡偷看時,德國情侶已經換好衣服出門去了。而V再次睡死在上舖,對環境變化一點警覺心都沒有,真的很沒神經again。

 

第二對是來自法國的情侶。

 

乍一聽到,心想完了。嚴肅的德國人都這麼熱情了,浪漫的法國人隔天要怎麼「叫我起床」想都不敢想。

 

但我錯了。

 

這一對情侶態度冷漠,連話都很少講,彼此也不怎麼交流,隔天起來就不見人影了。真妙。他們留給我的印象就是晚上就待在房間裡啃芒果。芒果好吃,我對他們說,台灣的芒果更好吃。

 

第三對情侶是異國戀,女生來自英國,男生來自澳洲。

 

跨越了赤道又跨越了太平洋的愛火果然不容許一張上舖床板的阻礙。這次終於是我和V先起床了,洗刷了台灣人都愛睡懶覺的壞印象。當我們起床時,看到隔壁的上舖空無一人,下舖則用白色的被單遮掩的嚴嚴實實。兩個人高馬大的阿都仔情侶擠在一張小小的單人床上,還用被單遮住,是嫌北京還不夠熱喔。

 

但只要半夜沒被床板搖晃的聲音吵醒,早上也沒被口水鬧鐘喚醒我們要感恩。四人房床位已是超級便宜,有個好眠的地方就好,檢驗床架的品質那便罷了。幸好阿都仔情侶與我們有共識。

 

也有可能是嫌棄房間裡有兩個來自台灣的燈泡,不是我在說,Made in Taiwan燈泡品質保證真的很亮。於是出門時我向V開玩笑說:這下房間留給他們,愛怎麼滾就怎麼滾了。傍晚回房暫放物品時,開門前還在走廊大聲說:會不會我們一開門就看到滿室春光?

 

事實證明。飯可以多吃,話不要亂說。就算亂說了幸好也是說中文,來自英國和澳洲的阿都仔聽不懂,應該。

 

我一開門,就望見對面那張下舖上,女生飛快地拉被子蓋住裸露的大腿。

 

我們當下非常鎮定,也不敢走向前,更別說靠近自己的床位,隨便把東西放在門口的桌子上就要走,卻在關門時突然對裡頭喊:「Sorry~」

 

「碰」一聲關了門,走廊上嘻嘻嘿嘿。Sorry啦,我都看到了;而沒說SorryV,晚我一步進門的V,被單都看到了,裸女還是沒看到啊!不只沒神經還很沒眼福,北京行始終坎坷,V真不懂自己來幹嘛。

 

總結我們兩個單身女子在這間青年旅館只住了八個晚上,就遇到三對情侶,被虐得不要不要的,簡直是心力交瘁。青旅不是沒有雙人房,只是允許男女混宿的中國大陸的青旅,不允許「沒有結婚證的一男一女」住青旅雙人房,以致我們遇到的都是黏踢踢的異性情侶而不是同性情侶,因為同性情侶都住雙人房了,真的很糟糕(咦)。

 

細想初衷,因嚮往民初時期的北京、文人筆下的北京而來到北京。但北京始終不是我們想像中的北京,許多名人故居早已隨胡同拆遷而消逝,林海音唯一被保留的故居已成大雜院,還不是《城南舊事》提過的兩個故居之一;北總布胡同三號梁思成林徽音的故居已蕩然無存,太太的客廳再也未能迎客;本就架擬於虛實之間的《京華煙雲》更是徒留紙上而已。

 

02.jpg

▲未拆遷前的梁思成與林徽音故居

圖片來源:新華網

 

即使與想像中差異甚大,我與V還是從北京開啟了我們自助旅行人生的起點,過於喧囂的城市、光怪陸離的青年旅館,都未曾澆熄我們對旅行的喜愛,反而是這些奇人怪事,為旅行留下深刻的記憶……但好像只有我這麼認為XD

 

V不知是打擊過大,還是往事不堪回想,十年後聊起這趟北京之旅,V除了再三譴責我,以及再三感嘆當年糊里糊塗誤上賊船,對北京的記憶幾乎半點不留。細想來,北京之旅一別後,V的旅行絕大多數是單獨旅行,要不然就是和家人、和男人,絕少有女性旅伴的……嗯,應該不是我害的吧(顯示為記憶空缺)。

 

雖然V宣告要做新時代女性,大唱單獨旅行最棒,內心OS大概也是不帶燈泡旅行才有豔遇!但V如此可靠,會安排行程、會說英文和西文,遇到狀況還願意「自我犧牲」,根本就是最佳旅伴人選!等著V哪天決心到南美闖蕩,我肯定巴巴地跟上去抱大腿!

 


 

久違的小劇場北京篇

 

話說德國女孩的裸背V沒看到,英國女孩裸露的大腿V也沒看到,但北京一行V也不是什麼都看不到。

 

出發前我們就聽說大陸人上廁所不愛鎖門,甚至很多廁所沒有門,上廁所也成為北京之旅中我倆最戒慎恐懼的一件事。

 

那一天在北京某地鐵站下車後,我倆特地繞去先上個廁所。不知道現在的北京如何,但十年的北京,不管是哪裡廁所都很恐怖,恐怖到不要問。

 

地鐵站的廁所通常還好上一些。

 

那天進了廁所也沒什麼人,還算乾淨但燈光昏暗。

 

我選了外側一間廁所,V走進內間,突然狠狠倒抽一口氣。

 

出了廁所後,V臉色慘白地說,裡間有一個阿婆,上廁所不但沒關門,還大剌剌地敞開。

 

阿婆背對著V,高高翹起了屁股。

 

於是。

 

V什麼都看到了。

 

 

5.png #矮編溫牙

本意想做個有氣質的文青,卻不慎長成內心OS常以「靠」當發語詞的正港台灣青年。擅長於無形之中推人入坑。曾經拉了一個從不考慮去中國的朋友到北京自助旅行,她因此譙了我十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咬一口,矮人蘋果攤

little7dwarf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